蜀汉之庄稼汉由笔趣阁(m.yuetutu.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君侯,贼军太多,杀不过来,前头顶不住了!”
    浑身是血的传令兵跑过来,给冯永带回来了一个坏消息。
    冯永看向关姬。
    关姬脸上毫无波澜,淡淡道:“顶不住就对了,顶住了就说明曹真没用尽全力。他不用尽全力,我们哪来的机会?”
    冯君侯连忙问道:“那我们现在当如何?”
    “鸣金收兵吧,让将士们撤回来据寨而守。”
    冯永听了,暗自松了一口气,连忙下令:“鸣金!”
    曹真发了疯似地全面冲阵,别说是最前线的将士,就是后方的冯永都看得有些心惊胆颤。
    他对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将士不可谓不了解。
    要说他们是这个时代是少见的精兵,那是当之无愧。
    可是再怎么精兵,也是有极限的。
    由于害怕后路被断,自己领军从临泾一路狂奔回到乌氏。
    仅仅休整一日后,再一路急行到萧关,然后马上又与优势魏军苦战多日。
    这种连日急行军后,又马上投入高强度的作战,就算铁人,也会被磨损。
    今日面对魏军的疯狂进攻,他们到现在才汇报说前方顶不住,已经算是极为难得了。
    毕竟魏军优势,可以轮番上阵,但自己这边可没这个待遇。
    退兵的鸣金声响起,处于最前线的汉军将士如闻天籁。
    “退!”
    领头的校尉大吼一声,点出两个曲长:“你们领人垫后!”
    “不要慌,顶住!再顶一阵,就可以退回去了!”
    退兵是一种极为考验军队素质的作战。
    它不是一哄而退,而是交替掩护,渐次而退。
    不然的话,很容易造成大溃败。
    特别是那些组织性不高的军队,轻易不能退兵,否则鸣金声一响,他们就会直接掉头就跑。
    很可能会造成没被敌人打败,反倒是被自家人冲散的后果。
    校尉府的精兵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或者说,能让校尉府将士在还有战斗力的时候就发生溃逃的敌人,当今世上几乎没有。
    已经初步具有主人翁意识的基层识字军官,就是它的最大保证。
    最先作为掩护撤退的,基本都是以南乡士卒为主力的营队。
    虽然前营在魏军不要命的冲击下,已经变得有些散乱不堪,但在有效的组织下,汉军仍然以最大的努力,保证撤退有序。
    “大司马,蜀虏败了,败了!”
    听着从前头传回来的消息,曹真狂喜,大笑道:“冯贼,你即便再厉害,难不成还能变出什么花招来?”
    想起自己的计划是先与凉州那边通了气,做好取下陇右的准备。
    后来又只想着取下萧关,巩固关中亦可。
    现在所欲者,唯剩破了此恶贼,以出心中这口恶气!
    一念至此,曹真先是喜,后是悲,再是恨!
    喜者,是冯贼将破。
    悲者,是自己与陛下谋划许久的计划,竟是因此恶贼而破灭。
    这投入的无数钱粮,无数心血,一朝而空。
    更重要的是,大魏在陇右凉州安排的所有事情,只怕都要暴露在蜀虏面前。
    “此贼不灭,当是我大魏以后之大敌是也!”
    曹真咬牙道,“来人,传令下去,让前军退后休整,后军压上,做好攻寨的准备。”
    他这些日子一直在与对面相持不下,深知对方的难缠。
    如今好不容易才逼得他们败退,趁着军中士气正旺,正是追击的好时候。
    要不然,等对方缓过气来,只怕又会来一场烂仗。
    “曹真急了。”
    关姬看着魏军的后军接了上来,正在做攻寨的准备,似乎根本不给自己这边一点喘息时间,于是便说了这么一句。
    虽然被魏军这么一波疯狂进攻,逼得自己不得不把军阵缩回寨中,但她仍是一副平静的模样。
    前方的惨重伤亡似乎对她并没有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
    “他不得不急啊!”虽然身为吉祥物,但冯君侯也是有思想的。
    “我们与他在这里纠缠了这么久,别说是陇右,就是汉中只怕都已经反应过来了。”
    “他在这里呆得多一日,攻破萧关的希望就越要渺茫一分。若是陇右与汉中的援军到达萧关,他还没有与我们分出胜负。”
    “到时别说是萧关,只怕连安定他都保不住……”
    关姬终于回头看了冯君侯一眼,轻轻一笑:
    “说得现在他能保住安定一样!”
    说完这一句,她喝问了一声:“赵广何在?”
    早就帅台底下等着军令的赵广,一直在抓耳挠腮,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前方的紧急战况一次又一次地传过来,偏偏阿姊就是不点他的名,这让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若不是阿姊治军严谨,让他心怀敬畏,只怕他早就上前询问了。
    此时终于听到阿姊点自己的将,他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大声道:
    “赵广在此!”
    “你且先上来。”
    赵广连忙噔噔噔地跑上帅台。
    关姬把望远镜递给他,然后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看到那个大旗没?曹贼军中,就属此旗最是高大,那里定是曹真的帅营所在。”
    赵广顺着关姬所指的方向看去,脸上现出兴奋之色,连连点头道:“看到了。”
    “曹贼如今正是前后军交替的时候,再加上我军退守营寨,他们定然想不到我们会反冲。”
    关姬面容沉静,缓缓道:“你的任务,就是这个方向往前冲,冲开一条路,不要回头,不要爱惜战马。”
    “冲到哪算哪,若是能冲穿曹贼的军阵,那就是最好!”
    三千甲骑冲破十万曹贼军阵?!
    赵广听了,只觉得自己的魂魄都在燃烧。
    撒欢啊,那可是带领甲骑在曹贼营中撒欢啊!
    赵广想想就已经是激动得浑身颤抖了。
    “末将定不辱命!不破贼营,誓不回军!”
    倒是站在旁边的冯君侯不喜听到这个话,“啧”了一声,刚想要说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哪知关姬作为他的枕边人,又岂会不知他的想法?
    当下凤眸就是瞪过来,生生地把冯君侯的话瞪回肚子里头去了。
    “若是你当真能踏破敌营,凿穿敌阵,此战过后,你当与赵老将军长坂坡之战同。”
    关姬一边镇压冯君侯,一边给已经热血上头的赵广再加上狂热。
    别看赵广这家伙从小就被赵老将军毒打到大,但内心却实是自家大人的粉丝。
    要不然也不至于学着赵老将军年轻时的模样,白马银枪再加上一身骚包的银甲。
    此时的他听到关姬这么一说,眼睛都已经开始充血了,鼻孔迅速扩大,呼哧呼哧如同牛喘。
    “将军,你且看末将的表现吧!”
    赵广重重一抱拳,转身下了帅台。
    汉军营寨的最深处,三千甲骑正在随从的帮助下,给自己披甲,同时也给战马披甲。
    所谓甲骑,指的是人着甲,马不披甲或者仅披上轻便的皮甲遮住要害。
    所谓具装,指的是马铠。
    即便是在月支城,冯永也只是出动了甲骑,而没有让马具装。
    因为这玩意实在是太贵太贵了。
    贵到连财大气粗的冯君侯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勉强养出了三千骑。
    浩大无比的钱粮那只是基础。
    还要有合格的高大战马,产量足够的精铁。
    至于骑士,倒是最简单的,毕竟大汉养马成风,再加上冯永的科学训练,士卒不是问题。
    感谢孝武皇帝,是他改进了大汉的马种,再加上大汉养马成风,马匹还不像后世那般退化严重。
    再加上凉州大马,天下闻名。
    所以冯永用了三年,又是自己养,又是想办法从凉州高价买,又是在陇右四处收刮,终是凑齐了这点战马。
    再加上南乡冶铁技术的发展,黄月英对冶铁工具的改进,还有蒲元这位大师亲自督造。
    让精铁的产量和质量都有了提高,这才让冯永把这三千重骑组建起来。
    上述条件,缺一不可。
    可以说,没有冯永这些年打下的底子,就没有这三千甲骑具装。
    名义上是三千人,但实际上平日里的游骑、胡骑都是他们的随从。
    在这一次的正式出战中,军中所有的游骑和胡骑都要先给他们帮忙披甲,然后再跟随他们出战。
    蜀虏营寨里的异常安静,让郭淮隐隐有些不安。
    他趁着前后军交替的空隙,找到了曹真:
    “大司马,这支蜀虏乃是精兵,更兼那冯贼,诡计多端,阴毒狡诈。况据末将观其退兵时,有序不乱,非是溃败。”
    “现在他们突然龟缩于营寨中,只怕有什么诡计,还是小心一些为上。不若先让人试探一番,做好布置再行攻营。”
    曹真此时早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心只想把冯文和那个牲口抓住,鞭挞一百遍啊一百遍,然后再剥皮抽筋晒成人干。
    哪里还想着要等?
    “吾任那冯文和有万般诡计,难不成还能破了我的大军?!”
    前些天他不是牛吗?
    那是因为自己还想留着余力攻下萧关。
    现在待自己一展全力,他还不是得乖乖地败退?
    只是此战自己以有心算无心,同时还拥有巨大的兵力优势,最后却打成了现在这样,即便是赢了,亦无甚光彩。
    再想起诸多算计皆落空,曹真心头的怒火更是高万丈。
    最重要的是,冯贼已经拖延了自己太多时间,只怕蜀虏的援军就要快到了。
    估计此战过后,已经失去了攻下萧关的最好时机。
    此时再不趁胜攻营,到时真要让冯贼跑了,自己有何颜面对陛下?
    想到这里,曹真便瞪着血红的双眼看向郭淮:“郭将军,你最开始的时候不是说要当先锋破贼么?此次吾便随了你的愿!”
    郭淮闻言,身子下意识的就是一个哆嗦!
    若是说前面自己不识冯贼之锐,故有那般言语,那么这些日子以来,他总算是认识到了对方的难缠。
    一直在前线指挥作战的郭淮看得出来,蜀虏此次退守营寨,绝不是什么溃败,而是有次序的撤退。
    要说对方是在耍什么诡计,估计是不太可能,因为他看得出来,蜀虏确实是顶不住了。
    但要说对方是想要据营而守,拖延时间,那就是极有可能。
    他担心的是,若那冯贼真想在拖延时间,那么他定然会在营寨里有所布置。
    这第一批上去攻营寨的士卒,只怕讨不了好。
    只是这个时候,他又不能把自己前头所说过的话吞回去,只得硬得头皮应下:“末将敢不从命?”
    同时在心里暗想:讨不了好便讨不了好吧,只要能破了冯贼,也算是为大魏除了一大害。
    这般想着,于是下去安排攻营准备不提。
    郭淮身为魏军将领,自有过人之处,本能觉得不对,但底下的魏军士卒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看着那蜀虏被迫退守营寨,大多将士皆是大为振奋,苦战多日,擒贼便在眼前了。
    只是还没等他们开始攻城,对面的营寨寨门突然大开,甚至连寨墙都轰然倒下一大片。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不少魏兵皆是愕然。
    “莫不成……蜀虏这是打算降了?”
    有人下意识地说道。
    话间刚落,地面就传来隐隐的震动。
    “那是什么?”
    有眼尖的看到对面出现了一排红色的铁墙,而且还是会向前移动的红色铁墙。
    随着红色铁墙的迅速靠近,地面的震动越发地明显起来。
    蹄动如雷!
    连人带马都裹在红色铁甲里的重骑兵,举着长长的骑兵专用长枪,如同一股红色洪流迅猛地扑过来。
    处于最前方的魏军还没等弄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东西,身体就如同纸片一样被撞飞了。
    这是……骑军?
    不少人临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是鬼王召唤出来的阴间鬼骑吗?
    全身裹甲的骑卒就不用说了,连脸上都覆盖着铁面具,唯有一双冰冷无比的双眼露出来。
    他们座下的座骑,脸上覆着狭长的铁护面,与主人一样,只露出双眼。
    颈上搭着由甲片缀成的护甲,胸前,身上,皆是被护得严严实实的。
    人与座骑看上去就是合为一体的,让人根本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东西。
    魏军本来正是前后军交替的时候,再加上这种不知名怪物的猛冲,根本没有人能挡得住,一下子就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突骑!”
    即便是心里有所准备,可是关姬也没想到,这甲骑具装的冲击,竟有这等威力!
    甲骑具装所到之处,魏军皆是一触即溃,就如同膏油遇到了烧红的铁烙。
    眨眼之间,重骑就已经突破了魏军的前军,速度不减,正在向里头继续猛冲。
    关姬差点反应不过来,当下连忙喊了一声:“快,突骑快跟上!”
    被重骑蹂躏了一番的魏军前军一片狼藉,还没等他们从惊魂未定中回过神来,突骑、胡骑、游骑又紧跟上来了。
    长枪长戟、长箭重矢如同暴雨一般的降临。
    “不要停,跟着甲骑冲!”
    关姬厉声喝道。
    汉军的鼓声愈发地激昂起来。
    冲在最前面的赵广已经听不到后方的鼓声了,他现在只牢记着出发前阿姊的吩咐:那就是冲冲冲!
    不要回头,一直向前疾驰!
    能冲多远就冲多远,冲破了曹贼的军阵那就是最好!
    铁蹄撞飞的数不清的物体,先是步卒,后是骑军,再后就是营帐……
    撞不飞的,那就踏破它们!
    没有人能阻挡这赤色的铁甲洪流。
    曹真正待下令前军准备攻营,只见有亲卫连滚带爬地跑来:
    “大司马,不好了!那冯贼……冯贼派了鬼骑冲阵,前军乱了,已经全乱了!”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

笔趣阁(m.yuetutu.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yuetutu.com

网站地图 博乐彩票网直营网 澳门金沙美女荷官 博乐彩票游戏直营网
申博会员官网 申博官网55 申博现金大转轮 申博娱乐官方网址
集结号游戏大厅手机版 申博现金网能玩吗 蜂鸟巢娱乐 通博彩票网幸运飞艇
顺丰彩票网站直营网 彩6网站直营网 欧利彩票网站直营网 同乐彩app下载直营网
一起玩彩票游戏直营网 一起玩彩票app直营网 一起玩彩票app直营网 一起玩彩票网站直营网
S618Q.COM 97XTD.COM 838XTD.COM 989PT.COM 8ZTS.COM
817XTD.COM XSB878.COM 658PT.COM 548XTD.COM 1111ib.com
16jbs.com S6185.COM 600xsb.com 979sj.com 11sbmsc.com
XSB418.COM 1111ib.com XSB887.COM 676sj.com 187PT.COM